ABC小说网 > 五年为妃,终身为后 > 第四十五章 谁有杀机

第四十五章 谁有杀机

        朝堂上的局势,允也嫆近期浅浅了解到一些,毛家,于家,金家,吕家,都是皇帝陛下的肱骨之臣,因为金家是皇后舅家,皇后抚养了皇子,在朝堂又要得势几分。

        但自从苻郴成了空王,就不与金家亲近,皇帝陛下又没有很重视二皇子的意思,如今这几家在朝的势力就不相伯仲。

        这四户人家都是世家望族,一直都有将维持家族荣耀当使命的信念感。

        吕毛于三家,当年没法让自家女子成为太子妃,就瞄着太子妃以下的位置,现如今,苻郴重回朝堂,他们一直都有自己的动作。

        在后宅女眷这块,这几户人家于家嫡系没有适龄女孩儿,其余三家则都有适龄女子。

        金家,苻郴一提金家就色变,他是断然不会要金氏女子做妻妾。

        吕家,堰国公世子及妻子和空王府有来往,但吕家的当家人堰国公却至今都不和空王府来往,估摸着短期也不会送吕家的女孩子来。

        毛家从没和苻郴交恶过,无论苻郴是兴还是败之时,对苻郴都很恭敬,礼数足足的,如今他家要是谋划起后宅女眷这些事,起步是最容易的。

        只要允也嫆死了,他们家立刻送自家女孩儿来当空王妃,就算皇帝陛下不重封苻郴做太子,他们家全力相助苻郴,成为苻郴登帝位的功臣,重臣,毛家女儿做一国之后就不是空谈。

        允也嫆在苻郴没来苍明厅之前,一直在思量这些,越想她后背就越凉。

        想杀她的要真是毛家人的话,那位毛大人真是好算计。

        首先他并没想到会偶遇到她,确认她的身份后,他短时间内就有了这个计划。

        然后告诉她,他姓金,若她死成了就死了,得罪不了金家,若是她没死成,她一后宅女眷,平日能出门的机会少之又少,能见到外男的机会更加少,如果不是今日在街上遇到那个青衣侍从,她这辈子都没法戳穿这个谎言。

        “诶呀,我实在太笨了,甘棠会画画,我该在和她分开时,让她把那人的样子画下来的。”允也嫆懊恼的拍着脑袋。

        “明日你递信给究易的夫人,让她画下那人的样貌也是来的及的。”苻郴拉住允也嫆的手,出言安抚着她。

        苻郴虽然有许多事要做,但也一直关注着这事,他按照允也嫆的描述,请了画师画那人的样子给允也嫆辨认。

        允也嫆当时可能确实被吓着了,拿画给她看了好几次,她都说动手的两个侍从就是画中人的样貌,但画师画的几张人像天差地别。

        “殿下,若真是毛家人所为,若时机不对,还不可以动手,你会为了妾对毛家人动手么?”允也嫆试探问。

        “无论毛家还是金家,都是臣下,没有什么时机对不对之说。”

        “……”语言的艺术,苻郴运用的真好!

        允也嫆背过身,有一丢丢失望溢出。

        她的理智告诉她,现如今,苻郴不可以做一丁点冒险的事,让皇后娘娘和金家抓着把柄,可她还是想让苻郴同她肯定的说,他会让毛家人付出伤害她的代价。

        (本章未完,请翻页)

        第二日,允也嫆让人递信给甘棠,画出那青衣侍从的相貌来,同时关注着她大哥和大嫂有没有递来消息。

        甘棠在午时左右将画画好,并命信任的人亲自送画过来。

        允也嫆得到信,就让绛珠去门口等候,等了一炷香时间,绛珠匆匆忙忙跑来,说画掉到水里去了。

        允也嫆一惊,忙打开湿漉漉的画,里面的人像果然晕了一大片,什么都看不清了。

        “怎么成这样了?”

        绛珠跪地慌忙的说,“娘娘,都是奴莽撞,没拿稳画。堰国公世子夫人的女侍说,画还没干透,怕晕了画,就不卷画,让奴双手托着画纸走,奴一个不妨,和在湖边喂金鱼的毛侧妃的女侍撞成一团,画也不知何时掉进水中。”

        允也嫆也很心急,但她知道怪绛珠没用,只得让绛珠赶忙去拦甘棠的女侍,让她转告甘棠,在快速画一副画来。

        允也嫆再收到甘棠画的画已经是申时。

        今日苻郴下了朝后还没回府,按照惯例,他要么是被皇帝陛下留下了,要么是被哪位大人请去问寻公事。

        允也嫆重新拿到画,就亲自看着,等待苻郴归来。

        甘棠画技高超,她昨日虽只看了几眼那青衣侍从的样貌,就将其画的有八分像,拿着这画像,允也嫆相信必能找到人,届时一问,就能查出当初想害她之人究竟姓毛还是姓金。

        苻郴戌时才回的府,身上还一身酒味。

        允也嫆本想立刻同苻郴说画像的事,话到嘴边,成了“殿下,妾先伺候您洗漱。”

        苻郴眉心有郁结,允也嫆一看就心软了,只想先紧着他舒服,自己的事通通放后。

        苻郴洗漱完毕,直接换了寝衣,允也嫆拿出画像,“殿下,这就是甘棠画的那青衣侍从的样子,妾觉得这张画像比之前的画师画的都像。”

        苻郴接过画像,看了几眼就走到门外叫来梁义,他的声音隐隐约约传进屋内,允也嫆听到他说,“梁义,把画交给袁辉,让他去查。”

        苻郴不是等闲之辈,他不会养闲人,袁辉又是他看中之人,允也嫆也觉得这事交给袁辉办,妥了。

        苻郴进屋时,见允也嫆面上带着笑,他也微笑着,“今日不害怕了?”

        昨日允也嫆自己没察觉自己和苻郴说起先前差点被害一事的脸色变化,当时她小脸煞白,好像遇到什么恐怖的事,今日她冷静了许多,脸上甚至还有笑模样。

        允也嫆走到苻郴身边,“因为殿下在妾身边。”

        苻郴似乎被允也嫆这话愉悦到,低头亲上她的唇瓣。

        允也嫆小脸红成一片,有造人计划的两人,虽然圆房没多久,可在某些事上的频率不低。

        每每到那时,允也嫆是觉得身心舒爽之时,也脸红心跳个不停。

        “殿下,妾还没洗漱。”允也嫆不好意思的推拒着苻郴的亲吻。

        苻郴弯身抱起允也嫆,“过会直接叫热水吧。”

        袁辉在四天后有消息传来,袁辉要回禀时,苻郴命人把允也嫆从苍明厅请到尔雅斋。

        (本章未完,请翻页)

        允也嫆听到尔雅斋这三个字,心情复杂,她对小内侍说,“请殿下到匡庐苑,我现在往匡庐苑去,正好能遇上殿下。”

        小内侍领命退出苍明厅。

        匡庐苑是外院的一个宅子,离尔雅斋很近,原本是留给日后空王府的小主子住的地方。

        如今空王府还没有小主子,这座院子就是空着的。

        小内侍先允也嫆一步出门,因还要传话,就跑着去外院,允也嫆到匡庐苑的时候,苻郴和袁辉已经在匡庐苑院子。

        袁辉冲允也嫆行完礼,就回禀起这事,“王爷,王妃,属下查了几天,属下在毛府并没有查到这个人。”

        “没有查到?”允也嫆不可置信。

        她很确定那天在毛家姑娘身边的青衣侍从就是动手杀她的人,能在府上千金身边伺候的侍从必定在毛府有些地位,毛府中人肯定有认识的,怎么会找不着呢?

        袁辉叫允也嫆不信,就详细的说了一遍自己这些天的经历,“王妃,属下问过毛府好些家生子及老仆话,他们都说没见着这人。”

        “会不会是毛氏下人隐瞒?毕竟他们的命都捏在毛氏主人手里”允也嫆不死心追问。

        袁辉摇头,“回王妃,这也不无可能,所以属下以重金诱之都没有一个毛氏家仆说认识这人。”

        话本子里总会描写主人公身边有多少多少忠仆,忠仆确实有,可一到仆人的基数大起来,忠仆的数量就少了,世人爱财,要是袁辉以财为饵都没找出一个违背主家的人来,那多半是主人家没干过某件事。

        难道,是她猜错了?害她之人真的是金家人?

        允也嫆垂眸思索。

        金家无论是六年前还是如今,嫡系都有适龄女子,如今金家和苻郴关系是不咋地,但金家确实是皇帝陛下的肱股之臣,要是金家说动皇帝陛下下旨赐婚,苻郴能不接受么?

        允也嫆相信金家有这个能力,金家和皇后,可是说服了皇帝陛下给她和苻郴赐婚,紧跟着又给苻郴纳了一堆身份不高的女子做侧妃庶妃的。

        苻郴当初被贬的原因,允也嫆不详,可他很听自家老爹的话,要是她死了,皇帝陛下又给他和金氏女赐婚,他不会不答应的。

        顶多就是金氏女在重复一次允也嫆刚进空王府时的日子。

        苻郴这个人,性格冷不好接近不假,但他也不是一个滥杀无辜之人,金氏女只要自己不作死,来空王府不会有性命之忧。

        皇帝陛下如今身体还顶好的,金氏女只要能谋划的生下嫡子女,她的地位就稳了,金家也会解决掉他们和苻郴不和的矛盾。

        允也嫆脑子一团乱,她突然觉得,她猜想的金家杀她之故和毛家杀她之故,都立的住脚。

        所以,当初到底是谁对她下的杀手?

        “殿下,不然让妾寻个机会,见见百官吧!”侍从不好找,能上朝的大人却好找。

        苻朝要求,五品以上的京官皆需上朝,其中又需三品以上官员着紫袍官服,六品以上官员着绿袍官服,九品以上官员着红袍官服。

        (本章完)

  https://www.abcxs.org/book/8314/23295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