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阴倌法医 > 222 佛杀生

222 佛杀生

        杜鹃幻化的‘绯闻制造机’年纪应该快三十了,但说话声音却还是女孩儿般的清脆,“雪莉姐,跟咱要好的姐妹都到齐了,那俩日-本娘们儿我们谁都不愿意搭理。对了,还有依娜阿姨,她不见了!”

        八盏人皮灯笼里的其中一个说道:“我看到她被老馅儿带走了。”

        “老馅儿?”瞎子问道,“谁是老馅儿?”

        杜鹃道:“就是骗你们进屋的那个。我们虽然不是被他制成灯笼,但皮都是他剥的。把那老混蛋大卸八块不解恨,非得剁成馅儿才行!所以我们都喊他老馅儿。”

        想到唐所长提着的皮箱,我问道:“依娜和他是什么关系?”

        仇雪莉道:“依娜是俄国人,也是唐泽富郎的妻子。我跟你说过,我们当中有人是自愿的,依娜就是其中之一。

        另外两个是东洋人,也是一样。不过依娜对我们还不错,另外两个就是彻头彻尾的女疯子!”

        东洋女疯子……

        “我次,糟糕!”

        “咋了?”瞎子问。

        “你沙雕了吧?还有俩呢!”

        唐所长说四角的房间里有邪物当然是瞎话,事实是,只要利用谎言,把我们骗进任何一个隔间,都会被其中的人皮幻姬迷惑。

        现在我和仇雪莉达成了‘协议’,所有想要脱离苦海的幻姬都到齐了,但我们并没有见到赵奇和甄意外。

        这俩人都是‘手贱’,并没有进入唐所长说的‘四角’,却偏偏那么巧,各自找上了一个女疯子。

        我冲到一个兀自房门紧闭的隔间外,掏出短刀,用刀尖顶开了摸鱼闩,才一进门,就看到了赵奇。

        他并没有像之前瞎子那般不堪入目的动作,但看到他的模样,我差点吓得魂飞胆裂。

        他不在床上,而是悬空吊在天花板上,身子僵挺已经没了动作。更加令人毛骨悚然的是,在他面前,悬浮着一颗散发着绿光的灯笼。那灯笼竟然做成了人头的形状,关键这灯居然还有着长头发,看姿态似是一颗女人头在和赵奇对视,而且嘴角上挑透着一丝诡笑。

        “作死!”

        瞎子早已掏出了菜刀,我跑过去抱住赵奇的腿往上托的时候,他也已经助跑过来,跳起来一蹬桌子,返身朝着那人头灯砍了过去。

        他这一刀,直把人头灯砍成了两半,并且捎带着把套在赵奇脖子里的皮带给砍断了。

        我把赵奇放倒在地,摸出他还有一丝微弱的脉搏,来不及松口气,便掏出一把雄黄朝着被瞎子砍落的人头甩了过去。

        奇怪的是,雄黄洒下,居然没任何反应。

        赵奇醒过来的第一句话,是问我萧静呢?

        第二句是:你为什么要拦着我。

        不用再问,我和瞎子也大致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身为男人,赵奇未必就不好色,但他对萧静的感情早已超脱了情-欲。

        那人头灯并没有幻化出能令男人沦陷的温柔乡,而是化作了萧静的模样,引得赵奇上吊。

        断定赵奇是自寻短见,那是因为,被瞎子一刀砍断的,正是赵奇本人的皮带。

        顾不上跟赵奇多说,又急匆匆跑到另一个隔间,开门后看到的场景,又一次让我瞠目结舌。

        同样的床,甄意外正站在床上,跳着脚的用皮带猛-抽一件事物。而且一边抽,一边不断的大骂:“八格牙路,你妈蛋,骚-货,法克鱿……”

        那东西早就没了原来的模样,但仍然能分辨出,那应该是一盏灯笼。

        就连最后跟进来的赵奇也都看傻眼了,“他……他这是疯了?”

        我反应过来,掏出一把雄黄,朝着床上甩了过去。

        星火黑烟升腾,甄意外终于清醒过来。

        刘瞎子瞪着眼儿问他:“你这是跟谁啊?”

        “咱们还是让姓唐的给坑了?”甄意外这次反应倒是快的很,低眼看了看,使劲揉了揉眼,又看了看,跟着跳下床,“这玩意儿是啥?扇子?靠,总归是邪门玩意儿就对了。

        我跟你们说,我一进来,先是被一阵光晃的眼花缭乱,跟着居然就到了我没被医院开除那会儿的出租房附近了。

        那后边半条街的发廊,我进了其中一间……结果一进包间,我次,进来的居然是个穿和服的小娘们儿。

        我当时就一愣神,我问她是不是‘考斯扑雷’,她居然用日语跟我回话。

        我次,还真是个小鬼子女-优啊。那我还客气啥,那就……”

        我和瞎子面面相觑。

        瞎子含糊道:“这孙子平常没少看日-本大片儿,还是特另类那种。”

        我则从‘医学角度’判断:“丫在两性-关系方面偏暴力倾向,反向说明,他在本性功能方面差强人意,甚至是无能,所以才会寻求另类的快-感。不过还好,这要不是说在发廊的单间,而是在医院的妇科病房,那我就非得把丫绳之于法。”

        瞎子哈哈大笑,拍着甄意外的肩膀道:“我现在觉得你之前蹲苦窑不冤枉,你有潜犯罪意识,是吧,妇科大夫?哈哈哈……”

        甄意外的脸皮是真不薄,说哪个男人没点特殊癖好,但yy就只能是幻想、过干瘾,不能真干。能有这么一次‘实-操’的机会,也是这邪门东西没脑子。老子以前租的屋子一个月一千一还不包水电,后边小街的发廊100块钱起步。我尼玛,就这消费档次,你给我整一个‘拍片儿’的,糊弄鬼呢?

        连赵奇都忍不住笑出声了,“以后别去那种地方消费了,没有市场就没有买卖。”

        这时我才发现,除了杜鹃和人皮灯笼在外边,就连一直跟着我的仇雪莉居然也没在身边。

        出了门,看到仇雪莉身边站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女孩儿,俩人都是面露惧色,那些个没有幻化成人的灯笼,更都快躲到走廊那头了。

        瞎子说:“她们肯定是被妇科大夫刚才的行为给吓到了。”

        “未必。”

        我低眼看着他提在手里的菜刀,“你这刀原先是干什么使得?”

        “切菜的啊。”瞎子把刀举起来冲我晃了晃,“不过佳音特奇怪,从我俩在一块儿起,她就跟我明令禁止,不让我碰这刀。”

        我说:“那就对了,我总算明白,为什么四毛让你带一把菜刀来了。就刚才那人皮灯笼,普通的刀砍下去,多半不会有损伤。你一刀下去,不光把灯笼砍成了两半,连里头的妖魂儿都砍没了。能这么厉害,除了佛杀生,我想不出它是别的。”

        “佛杀生?什么玩意儿?”瞎子问道。

        “这我知道。”回答他的是甄意外,“北地铁,南地烧,东边锤,西边淬,百年的佛爷,杀生的凶刀。”

        瞎子瞪眼道:“这特么都什么玩意儿?”

        我说:“什么东南西北的我也没听懂,可这刀肯定不是用普通法子铸造的。但可以肯定,打从有这把刀起,它就没沾过荤腥,只切素菜,就像是和尚只吃素一样。

        可是素菜只是咱们一般人认为的,依照佛道说法,万物皆有灵性。有灵性,可滋生,那就不能算是死物,而是生物。

        因此,佛道食素,也算是另一种‘杀生’。

        也正因为这样,古往今来除达摩祖师喝风食晕能成正果,其余佛道修行即便成了所谓正果,也难逃六道轮回。”

        “这个我知道。”甄意外插口道,“天上地下的神仙这个下界那个转世,就没听说过如来佛降世临凡的。”

        瞎子懵懂道:“我就听佳音说过一回,这菜刀是她爸,也就是我老丈人不知道从哪儿淘换的,从她记事的时候就已经有了。”

        看着他颈间的阴瞳,再看看菜刀,我感叹道:“段大哥不愧是铁算盘,很有可能他很久以前就算到,我们家女婿会遭遇劫难,所以才不辞艰辛淘换来这么一把佛杀生啊。”

        “我次,你沾便宜就上是吧?”瞎子哪肯吃嘴上的亏,“我改明儿生俩儿子,二的叫刘富贵,大的叫刘……”

        “滚蛋!”我愣是把‘荣华’俩字给怼了回去。

        转向仇雪莉等,让她们不用恐慌,杜鹃更不必吓得‘原形毕露’,我们是‘盟友’,绝不会互相伤害。

        此言一出,不光杜鹃长出一口气,又再变回‘绯闻制造机’继续嘲讽瞎子,其余人皮灯笼竟也都幻化成了人形。

        不同的穿戴风格,不同的衣饰打扮,相同的一点——全都是风华艳丽的美女。

        一时间,我感觉自己不是在什么佛艛上,而是到了古负盛名的秦淮河画舫上,但想到这些女子的遭遇,只觉得皮肤下头像是有无数只蚂蚁在来回蹿腾一样……

        “咱们现在怎么办?”有了刚才的经历,赵奇像是彻底被打没了自信和勇气。

        刘瞎子道:“唯一通上层的出入口被咱堵住了,‘所长’就算想跑,一个人也整不开。”

        “咱不急着找他,不过要是碰巧遇上的话,我还真不愿意这会儿就跟他撕破脸。”我这话明里是回应瞎子,实际是说给仇雪莉等人听的。

        仇雪莉叹道:“你不用担心,我们倚仗你,就不会破坏你的任何计划。再说了,老馅儿对我们并非没有防备,他只要带着那把剥皮刀,我们就谁都不敢靠近他。”

        “剥皮刀。”我朝着瞎子、甄意外和赵奇点头道,“都记住了,所长,身上有刀。”

  https://www.abcxs.org/book/72131/5894344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