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子母星之冥主 > 第十章 一路诛邪

第十章 一路诛邪

        按照血脉来分,小瞳在整个鼠族都是高贵的存在,如小瞳所言,“天下鼠类,皆听我令!”

        很快,他们就找到了离此最近的邪修所在,位在西北三十里处。

        三人来到,前方是一座庙。

        看到这座庙,聻白十分眼熟。细细想来,这些日子他见到过不少类似的建筑,整个韩氏国似乎处处都有,东部少一些,越是靠近都城就越多,越是繁荣的地方也越多,这些香火旺盛的庙内福泽笼罩,瑞气千条。庙前所挂的匾额,无一不是气势恢宏的三个大字:龙女庙!

        唯独此处没有匾额,透着一股邪气。

        既然确定了这里必然是邪修修行地,聻白也不客气,显化巨人相,抓起一块巨石,奋力掷出。

        轰隆!

        庙宇内尘烟滚滚,一些房屋顷刻倒塌。

        一群身着道袍的道人冲出来,喝道,“何方狂徒敢擅闯我道家清修之所?”

        这些人做道人装扮,浑身上下却散发着戾气,比那拦路抢劫的强盗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小瞳笑道,“不劳两位大人动手,且看小妖来收拾他们!”

        说完,化一道白光于人群中穿梭。只听那群道人一声接一声痛呼,或抱着腿,或捂着脖子……

        “不好,有毒!”

        那些被小瞳咬过的道人精神紧张,血液流动加速,毒液快速蔓延。很快,他们就无法动弹,纷纷倒在了地上,呼吸逐渐微弱。

        聻白道,“你、还带毒?”

        小瞳道,“也不算吧,就是从之前那些可爱的小家伙身上收集了一些瘟疫!这些毒对我们鼠类不起作用,但对人类却是致命的。”

        聻白道,“老鼠就老鼠,哪里可爱!”

        小瞳抿抿嘴不敢顶撞。

        聻白又道,“你快把这些尸体处理了,别叫鼠疫扩散!”

        小瞳乖乖道,“我这就办,这就办!”

        小瞳将那些人堆在一起,一把火烧了个干净。

        随后他们朝着庙中走去。

        绕过断瓦残垣,穿过一处小广场,进入最里间的供奉堂。与龙女庙不同,堂中龙女像已被移走,上方坐着的乃是一名看起来仙风道骨的老人。

        那老人盘膝而坐,双手搭在膝盖之上,一动不动却无比威严,好似真神一般,只等享受世人供奉。

        突然,老人暴睁双目,怒视下方,气势散开,陡起一阵狂风。

        “与道无缘,当诛!”

        随着老人一声吼,大地开始震颤,整座庙宇似乎都即将倒塌。

        “装神弄鬼!”

        这些小伎俩怎能瞒过聻白他们的眼睛,老人的座下有一处机关,如此动静不过是他偷偷按下机关所致。

        黄灵儿道,“小白哥哥,这次交给我!”

        老人虽然是虚张声势,但黄灵儿可以感受到,老人的势更胜他的小白哥哥。对付这样的敌人,恐怕聻白会比较吃力。

        小瞳突然道,“等等,让鼠爷来,两个大男人在这儿,怎能让你一个弱女子动手?”

        说着,他就跳了出去。

        “彭!”

        虚空显化一光掌,直接将小瞳拍飞,接着,只听“啪”的一声,小瞳的整个鼠脸就贴在了光滑的石柱上,滋滋滋,一直下滑到地面。

        小瞳龇牙咧嘴站起身来,暗骂几句,才道,“居然打不过?丢死人了!”

        有小瞳的话在前,聻白不出手也得出手了。

        脚踩影步冲过去,果然那只光掌又凝聚出来,聻白急忙显化巨人相抬起手臂抗下,另一手紧握拳头狠狠砸下。

        老人也不闪开,抬手硬悍。他的手掌贴在聻白巨人相巨大的拳头上,居然纹丝不动,这等力气绝非普通修士能有。

        突然,老人的五根手指快速伸长,逐渐成枯木色。五根枯指如蛇一般缠绕住巨人相手臂,将聻白锁困。

        这时,聻白的上半身化出一道分身一般的黑影,除了通体乌黑,形状大小与巨人相一般无二。黑影的速度很快,毫无征兆,老人没能提防,就被黑影的手掌攥住,一翻手,猛烈地砸向地面。

        老人的头深深扎进了地面,地板上的裂纹开始蔓延。聻白叫一声“不好”,急忙跳下台去,拉着黄灵儿离开了供奉堂。

        两人来到广场,身后供奉堂已成一片废墟。

        黄灵儿道,“小白哥哥,小瞳还在里面!”

        聻白道,“完了,一着急把他忘了!”

        这时,小瞳从两人旁边的地面露出头来,嘀咕道,“真没义气!”

        聻白道,“你没事那最好。”

        小瞳钻出地面道,“我们鼠类天生会打洞,莫说就倒了间房子,就是大地震来了,我们也能平安躲过去。”

        聻白道,“行了,知道你的厉害,赶紧给我躲远点,那东西要来了!”

        聻白之所以说“那东西”,因为那老家伙真的不是人。

        嗖嗖嗖!

        十几根藤蔓顶开断瓦碎

        (本章未完,请翻页)

        石,飞快缠住聻白,将他拉扯进废墟之中。接着,一棵老槐树拔地而起,枝叶快速伸展开来。几个呼吸间,就变得郁郁葱葱。

        槐树分叉处,一根根布绳倒垂,另一端则是挂着一条条尸身。

        老槐树年深日久,也不知有多少落魄之人选择在槐树下轻生。

        黄灵儿不害怕这点恐怖景象,一心只担心她的小白哥哥。只是当她要上前搭救时,只听小瞳阻止道,“等等,聻白能克制它!”

        此时,聻白被困于槐树主干之中,若是寻常人很快就会成为槐树的养料,奈何聻白不是寻常人,或者说他不是人。他的力量没有被那些恶灵抽取,反而还能沿着槐树枝干吸取恶灵的怨念之力。

        能成为聻而不灭,聻白的灵魂比起所谓的厉鬼恶灵可就强大太多了。

        枝叶飘摇,老槐树颤抖不止,慢慢的,它的叶子变得枯黄,枝干也裂开了许多。奈何,将聻白吞下去再想吐出来就很难了。

        怨煞之种已经等不及了,它飞出聻白的神识海,顺着杂乱的枝干乱窜,寻找着它渴求的力量。

        聻白的神识海内,仇弧欲言又止,终于还是忍不住道,“我、我也可以出去吗?”

        聻白道,“可以,但你别想跑!”

        仇弧道,“我知道了!”

        仇弧快速来到地下,这里老槐树的根系极为发达。

        槐树又称鬼树,百年以上的槐树阴气极重。为了能使阴阳平衡,这样的老槐树会将生气贮存在根部,因此根部充满了生气。

        仇弧张口咬住一条根,疯狂地吸吮起来。

        枯叶落了一地,随着槐树枯萎,整座庙宇看起来更加萧瑟。

        聻白扒开树皮,精神饱满地走出来。

        黄灵儿跑上前,拉着聻白的胳膊,高兴地喊一声,“小白哥哥!”

        小瞳谄媚笑道,“还是两位大人更加厉害!”

        黄灵儿道,“小白哥哥,你是什么时候成为五品合气境的?”

        聻白道,“之前师傅叫我挥霍力量,我就一直照做,本想压一压修行速度,结果不小心又跳了一级,我没敢跟师傅说,怕他担心!”聻白握了握拳头,又道,“感觉又要突破了,这境界怎么压也压不住,真担心会出问题!”

        之后,他们在庙中寻找一番,结果没什么收获,仅仅是找到了一幅比较古怪的画卷。

        画中,一名老妪佝偻着身子,努力抬起手来,将一条条魂魄用细绳系在一棵槐树枝上。

        这画虽然诡异,但从中也难以找到任何线索,无奈,只能先将画卷收起,看看之后还能有什么发现。

        再往西五十里,聻白他们又来到另一处邪修潜伏地。

        这里乃是一处大户人家,高墙深院,屋舍整齐,只是整个庄子静悄悄的,就连下人走动都显得十分紧张。

        为了不惊扰这家人,聻白他们一直等到了深夜。

        一个女人的叫声传出来,接着就是一阵疯癫的笑声。

        聻白悄悄靠近,戳开窗户纸,他只见一个女人抱着一个婴儿正在唱着摇篮曲。

        似乎里面没什么异常,不过当聻白的视线移到墙上,突然见到了一幅画。这幅画和之前那幅画材质是相同的,只是上面的内容有所不同。

        画上也有一名老妪,不过这老妪显得年轻了些,顶多也就六十几岁。老妪怀中抱着一个婴儿,满脸慈爱。只是她们所在的地方却让人身体发寒。画中处处都是小坟包,不是很高,也没有墓碑,这分明就是掩埋死婴的地方。再细看画中婴儿,双目紧闭,小脸腌臜,眼耳口鼻皆有蛆虫爬动。特意如此描绘,定是为了表达这乃是死婴。

        这时,聻白听到一声叹息,向里走几步,只听屋中一名下人道,“老爷,贡品都准备好了!”

        一名老人道,“今天是第几天了?”

        下人道,“已经是第四十八天了,再有一天,功德圆满,小少爷就能复活过来了!”

        老人道,“近日我眼皮跳个不停,总觉得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唉,但愿不是坏事吧!”

        下人道,“老爷洪福,一定是好事,老爷别想太多了,早点休息吧!”

        聻白悄悄离开,这件事情不好解决,毕竟牵扯到俗世之人。不过,听两人之前的谈话,再等一天也不是不行。

        第二天傍晚,聻白敲开了这家人的门,希望能在此留宿一宿。

        这家主人心善,给聻白他们准备了两间客房。

        深夜,聻白听到诵经的声音,便循着声音走出去瞧瞧。

        这家主人见到聻白来到了祠堂外,满脸惊慌,聻白又不得不离开。

        原来,韩氏国独尊道术,是不能信佛的。这家人之所以诵经,当然是为了复活自家的少爷。害怕此时传扬出去,惹来麻烦,这才背着外人,私下行事。

        这家主人将法事做完,走出祠堂,接下来让下人摆上贡品,过了今晚,他们家少爷的魂魄就会从地狱归来。

        突然,他的嘴巴被人捂住

        (本章未完,请翻页)

        ,身体不自主地移到一边。只听耳边有人道,“莫出声,好好看看你家都供养了些什么东西!”

        他重重点头,聻白这才松手。哪知他顷刻翻脸,执意要赶聻白等人离开。

        被撵了出来,小瞳不忿,道,“咱们偷走那幅画,这家人死活就不管了吧?”

        黄灵儿道,“你这人怎么一点善心都没有?”

        小瞳讪讪闭嘴。

        第二天一大早,庄子内传来一声婴儿的啼哭,声音洪亮,就像是刚出生的大胖小子。

        疯女人抱着婴儿出屋,因为儿子的复活,她的神智也逐渐清晰了。

        这家主人闻声跑出来,连外套都没穿。见此,脸上的皱纹都乐开了。

        突然,婴儿跳出女人的怀抱,一跃就挂在了这家主人的胸前,小手变大了,死死地掐住他的脖子。

        女人大惊失色,只是她的孩子刚刚活过来,她不忍心伤害她,只叫着“儿子、儿子”,却也不上前阻止。

        一根手指突兀地出现,随后一副少年身躯显化。

        聻白一指点在了婴儿的眉心,接着攥住婴儿的小衣服,狠狠摔在地上。

        与此同时,小瞳突然出现,捂住了女人的双眼,生怕刺激到她。

        “吼……”

        一声凄厉的吼叫,整个庄子的人都变得痴呆,接着如丧尸一般慢慢朝着聻白几人汇聚。

        黄灵儿道,“他们都被控制了,这里的怨灵比我们想象的要多。”

        聻白道,“多少都一样!仇弧出来,轮到你上场了!”

        一条幽灵自聻白眉心钻出,飞快地在人们身上穿梭,每一次穿过他人身体,都撞出一条恶灵来。这些恶灵都是差不多的年龄,最大的也就三四岁而已。

        庄子里的人清醒了,他们看到此种景象,有的飞奔逃窜,有的则是迈开脚步都难。

        女人蹲在地上哭泣,“怎么会是这样?”

        黄灵儿本想安慰她,却不知如何开口,最后只能静静看着,心里却感到十分难受。

        聻白召唤出怨煞之种,五个黑色较小的球体围着较大的球体于高空旋转着,散发出来的力量令这些恶灵都感到害怕。

        原先的婴儿又是一声嘶吼,周围的怨灵都被他吞进了腹中。他的样子极速变化,最后竟和图画中的老妪一般无二。

        老妪喃喃道,“刚刚完成的灵魂还是不太完美呀!哦?遇到对手了?”

        聻白愤怒地盯着老妪,问道,“你是什么东西?”

        老妪道,“也不是什么东西啦,就是给自己缝制一件新衣,哪天旧的不能用了就换上!”

        聻白再问,“你可去过新门?”

        老妪摇了摇头,道,“老身刚刚说了,我只是缝制的一件衣服而已!”

        聻白道,“邪魔外道,受死吧!”

        老妪道,“虽然我只是一件衣服,却也不是你这个小娃娃能撕得烂的。”

        聻白道,“是吗?”接着对仇弧道,“又到你了!”

        仇弧快速飘过来,对着老妪打出一掌。

        老妪举掌相迎,顷刻间老妪几乎笑出了声,“好,好,好优秀的魂力,充满了生机,这正是我想要的!”

        仇弧不加理会,自顾自施法,“真灵诀!”

        老妪感到一股力量涌向自己,虽有怀疑,但想着这些力量对自己有益无害,稍微抗拒之后就接受了。然而,在仇弧传送的力量结束后,老妪的身体迅速干瘪了下去。她无法控制自己力量流逝,这完全就是在掠夺。

        真灵诀就是这样霸道,甚至可以说是无耻。只要你接受了对方给予的,那么对方想要的不论你想不想给,都得给。

        仇弧乃是生魂,一条只蕴含生气的纯洁生魂,在碰触到恶灵之后,一定会被污染,此时利用真灵诀将恶念死气送出去再合适不过。更幸运的是,白白得了那七七四十九天供奉得来的生气。此时的仇弧甚至觉得跟着聻白也没什么不好。

        做完一切,仇弧乖乖钻进了聻白的神识海。

        怨煞之种慢慢降落,越是靠近,老妪抖得越是厉害。怨煞之种、生魂仇弧,加上霸道的真灵诀,三者同在,聻白就是魂魄鬼物的克星,无论生魂也好、死灵也罢,只要有必要,他尽可将其化为自己的力量。

        “你、无耻!”老妪盯着聻白,一脸的愤怒。

        聻白无所谓地道,“无耻?哼,像你这样的存在,还有脸指责我?”

        处理完这里的邪修,聻白就要走。只是此时的黄灵儿盯着地上的女人,迟迟不肯离开。

        聻白知道黄灵儿一定是又再思念自己的父母,害怕她胡乱联想,拉着她的小手催促道,“灵儿,走吧!”

        黄灵儿弱弱点头,只是她刚刚转过身,那女人又一次发疯了,她深情地望着自己的怀抱,双臂宛如抱着自己的孩子一般,晃动着身子,唱着那耳熟能详的摇篮曲。

        就连聻白也忍不住跟着伤心起来。母子之情,有时候真的伟大到让人无法理解!

        (本章完)

  https://www.abcxs.org/book/1090/23300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