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渣了三个大佬后她翻车了 > 第96章 君司寒生辰(第三个世界君司寒)

第96章 君司寒生辰(第三个世界君司寒)

        话音未落,人就已经推门进去,紧跟着就是关门声。

        只留夜风中的知风在原地,恨的咬牙切齿。

        桃枝枝偷笑着,她都快要心疼知风了。

        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这知风的意思,结果元微那个直男还以为这姑娘是冲着她来的……

        简直笑死她了。

        她哪里有什么本事能让人家小姑娘深更半夜不睡觉都要来偶遇啊!

        桃枝枝心情不错,以至于小a将她传送到第三个世界里的时候,看到君司寒的那张欠债脸,她也不是很讨厌了。

        桃枝枝坐在椅子上,手里握着勺子喝着粥。

        “姐姐今日瞧着心情很好,”瑟瑟笑问:“是有什么高兴的事情吗?”

        “没有,就是昨夜做了个好梦,醒来后也觉得甜甜的。”

        “什么梦?”瑟瑟有些好奇。

        桃枝枝看了一眼一声不吭的君司寒,这才道:“梦见寒姒生日,我们俩给他庆生。”

        瑟瑟嘴角的笑容凝固起来,君司寒抬起头来,视线落在桃枝枝脸上。

        小姑娘脸上的笑容不是作假,她是真的开心。

        但若是因为他生辰开心,那就挺讽刺了。

        “我从不过生辰,你这样的甜,怕是尝不到了。”

        瑟瑟也跟着点头:“他从不过生辰。”

        桃枝枝咽下口中的粥,眨了眨眼睛:“为什么呢?”

        瑟瑟摇了摇头,她不知道。

        一来君司寒从来不跟她说,二来她也不关心,所以,从来都不问。

        君司寒沉默。

        桃枝枝见他那副模样,就耸了耸肩:“不想说就不说,谁都有点秘密,我……”

        “没有什么秘密。”君司寒淡淡说道。

        从神色来看,倒也没有什么情绪波动。

        桃枝枝嘴巴忙着吃包子,只能点着头,算是回应。

        “不是每个人的出生都值得庆祝。”

        比如他。

        桃枝枝将最后一口包子咽下,觉得有些干巴巴的噎人,又抱着碗喝了一口粥。

        “你说的对,”她附和了一句,又道:“就像是天气一样,今日阳光明媚,也许明日就是乌云密布,有一些人就生在了阳光明媚的日子里,有些人生在了乌云密布的日子里,但阳光明媚日子里出生的人也不是每一个都能庆生的,正如生在乌云密布里的人也不是每一个都不能庆生的。”

        “寒姒,出生本无罪,有罪的是……你觉得乌云密布有罪。”

        哪里有不能庆祝的日子,只要你想,就是阴雨连绵,也可以笑着说,再等等,我要造船远航。

        君司寒垂着眼,心绪乱飞。

        他的出生无罪,有罪的是他觉得自己的不幸是罪嘛……

        等到反应过来自己在想些什么时,他才意识到刚刚那么一瞬间他的思想竟然被这个小姑娘掌控……

        这种滋味可真是不好。

        桃枝枝放下碗筷,从袖中掏出一条新丝帕,擦了擦自己的唇角。

        她突然侧过头看向一旁的君司寒,问道:“你什么时候生辰啊?”

        君司寒对上她黑亮的眸子,只觉得那双眼像极了天上星,他突然冷笑一声:“怎么?你想给我庆生?”

        瑟瑟也看向桃枝枝,神色分明是着急和担忧的。

        而且,她看不透桃枝枝到底要做什么,明明都知道寒姒的性别了,为何还不跟他保持距离!

        在她看来,寒姒就是个应该让人远离的疯子。

        哪怕他待她不错,但她依旧恐惧于他的接近。

        桃枝枝坦诚道:“因为梦里给你庆生,我很欢喜,所以我想试一试……”

        “那只是梦。”

        君司寒语气已然有些发冷。

        越是如此,桃枝枝越清楚他在意。

        “试过才知道啊,寒姒,难道这么多年你连试都不敢试?”

        这是激将法了,君司寒看穿了。

        桃枝枝见他又不言语,突然觉得傻大狼那种直来直去的性格也有可取之处,至少不这么让人无语。

        她站起身来,道:“不说就不说,那……”

        “七月七。”

        君司寒也不知自己为何要说出来,难不成他的心底还真的抱有一丝的期待?

        简直可笑!

        他猛地从椅子上站起,匆匆离去,背影瞧着都有几分慌乱。

        君司寒一离开,瑟瑟才敢开口。

        “你想做什么啊?他那么凶,看上去好可怕,你为什么还要接近他,而且,他还是个男子……”

        桃枝枝收回落在君司寒背影上的视线,回过头来,勾了勾嘴角,道:“他可怕吗?”

        瑟瑟连连点头。

        桃枝枝觉得君司寒挺失败的,他对瑟瑟明明最好,结果人家还是害怕他。

        “你不觉得他就跟疯子一样,很可怕吗?”

        “确实像疯子,也是有点可怕,但………也很可怜。”

        这是桃枝枝内心深处对君司寒最直接的感受。

        一个不幸的童年,扭曲了他的性格,成就了他日后所有的黑暗。

        可怕,也可怜。

        谁都不能为他的人生买单,也不会得到别人的理解……

        他就是个所有人眼中的怪物,最为特别的存在。

        “可怜?”瑟瑟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恕她眼瞎,委实瞧不出来他哪里可怜。

        桃枝枝只是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

        她又想到了姬池渊,他的童年也坎坷,但他和君司寒却成了两种人,

        姬池渊没有君司寒敏感,也不像是君司寒那样明明在意,却硬要活的不在意。

        换句话说,姬池渊不想得到别人的关注,感情等等,也不觉得自己不正常,所以他肆意横行,野蛮生长。

        但是,君司寒不是这样的,他自小就渴望光,渴望正常,又知道自己特别,或者总把自己置于“变.态”的位置上,还妄图成为正常人……

        如果要她选择,她倒是情愿活成姬池渊的样子。

        因为,很明显君司寒更为痛苦。

        她撑着下巴,算了算时间,距离君司寒的生辰也很近了,只有十日不到。

        送什么好呢?

        他什么都不缺,要是缺也是缺爱!

        “那不就是九日后就是寒姒生辰了!”

        瑟瑟也反应过来了。

        “枝枝,你真的打算给他庆生啊?”

        桃枝枝点了点头:“有这个打算,不知道能不能实现,因为我们还不知道何时出发回府呢!”

  https://www.abcxs.org/book/105498/589434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